人民网健康·生活

新技术让放疗告别“模糊扫射”时代

2021年10月27日08:23 来源:科技日报

日前,一场特殊的手术让放射治疗技术引发媒体关注。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清华长庚医院院长董家鸿团队联合相关专家在海南博鳌超级医院为一位晚期肝癌患者实施了钇[90Y]树脂微球治疗。这是国内首次引入钇[90Y]放射性微球治疗,意味着我国实现了首个放射性微球药械组合的资质审批和特许准入。

“近30年,中国的放射治疗快速发展,但各个地区发展不平衡,而且用于放射治疗的加速器配置严重短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推荐,用于放射治疗的加速器配置是2—4台/百万人口。而中国的现状是,2019年只有1.5台/百万人口。”10月23日,在第四届华夏肿瘤高峰论坛上,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放射治疗科主任李晔雄谈及我国放射治疗发展现状时如是说。

放射治疗技术分为体外和体内两种

谈及放射治疗,大众并不陌生,它已有120多年的历史。“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放射治疗技术是近二三十年的产物。”李晔雄称。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胰外科副主任冯晓彬介绍,目前在临床上应用的放射治疗技术可分为远距离照射和近距离照射,或者说体外放射和体内放射两种类型。

现阶段,体外放射技术包括质子治疗、中子治疗、光子治疗等。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临床上还出现了调强适形、断层治疗、TOMO、弧形照射、立体定向放射治疗、伽马刀、陀螺刀、射波刀等。体内放射技术包括腔内放疗、术中置管放疗以及组织间插植放疗、粒子植入照射、血管内介入放疗、放射性核素敷贴等。

体内放射治疗与体外放射治疗有何区别?冯晓彬表示,相比于体外放疗,体内放疗的放射剂量更高,放射源与靶区的距离更短使得放射精度更高。此外,体内放疗在实现以最大的照射剂量杀伤肿瘤组织的同时又最大限度地避免了周围组织及器官的损伤。进行体内放疗时,放射源释放的能量大部分由靶区组织吸收,而进行体外放疗时放射源释放的能量大部分都被准直器和限束器吸收;进行体内放疗时,放射源通过物理手段或生物方式识别靶区,无需像传统体外放疗那样穿越体表正常组织,可以减少正常组织的暴露。

上述钇[90Y]树脂微球治疗就属于体内放射治疗手段。国家癌症中心副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蔡建强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称:“钇[90Y]是一种特殊的放射源,放射能量较高,最高能量可达2.27兆电子伏,但放射距离较短,平均仅约2.5毫米,在杀伤肿瘤细胞的同时,对周围正常细胞或组织的损伤极小。钇[90Y]树脂微球治疗技术更加精准,属于更高层次的放射治疗,是晚期肝癌治疗的重要手段。”

新放射治疗技术具有重要临床意义

“体内放疗和体外放疗在临床上的应用前景都很广阔,在疾病治疗中该如何选择取决于患者的病情、肿瘤的大小和范围等因素。”冯晓彬称。

目前,体外放疗可用于多种肿瘤的治疗,如宫颈癌、肺癌、乳腺癌和肝癌等。

体内放疗在临床上同样具有丰富的应用。“例如,以177Lu为首的RDC类靶向放射性药品可用于神经内分泌瘤、前列腺癌和肾癌的治疗;166Ho和90Y放射栓塞可用于治疗原发性或转移性肝癌;131I可用于甲状腺癌或甲亢等甲状腺疾病的治疗;223Ra可抑制前列腺癌骨转移,减少肿瘤复发;125I粒子植入可对多种实体瘤发挥作用,如肺癌、前列腺癌和肝癌等。”冯晓彬介绍。

“不过,传统的体外照射技术由于照射野形状与肿瘤在三维方向的形状上不完全相符,因此也会照射到肿瘤周围的正常组织,对正常组织造成损害。”冯晓彬坦言。

为了减少对周围正常组织的损伤,新的体外放疗技术不断出现。例如立体定向放射治疗技术、三维适形放射治疗技术、图像引导放射治疗技术等。

李晔雄也表示,新的放射治疗技术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一方面它可以提高肿瘤照射剂量,提高肿瘤局部控制率和患者生存率;另一方面可以降低正常组织照射剂量,减少对正常组织的毒副作用,扩大放射治疗技术的应用范围。”

“比如,调强适形放射治疗可以提高头颈部肿瘤患者的生存率,减少正常组织畸形和长期副反应,改善患者生存质量,提高患者长期生存率;应用螺旋断层与径照放射治疗系统可以显著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质子放射治疗技术可以显著降低第二原发性肿瘤风险;在前列腺癌治疗中,重离子治疗可以显著降低第二原发肿瘤风险。”李晔雄说。

新技术普及还需爬坡过坎

近30年,中国放射治疗快速发展。李晔雄介绍,中国放射治疗中心已经从1986年的364家增长到2019年的1463家,放射治疗相关从业人员数量也在快速增长。此外,在计算机技术和影像技术发展的推动下,我国放射治疗技术快速发展,重离子治疗、MRI模拟定位、MRI加速器等逐渐得到应用。

“整体上来说,我国放射治疗技术无论是设备还是技术都与国际水平接轨。”冯晓彬表示。

专家介绍,从放射治疗的设备方面来看,我国放射治疗设备快速普及,不少县级医院都已具备较为先进的放射治疗设备。“北京、上海、广州等国内发达城市部分医院放射治疗科的相关设备甚至比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放射治疗设备更先进。”冯晓彬表示。

从技术层面来讲,国内很多大型医院的放射治疗水平也已与国际水平接轨甚至领先国际水平,比如,我国鼻咽癌放射治疗技术就在国际上遥遥领先。

从理念方面来看,我国放射治疗领域也已经形成精准放疗的理念。

但不容忽视的是,我国放射治疗水平在各个地区发展不平衡,不同地区医院的放射治疗水平参差不齐。

另外,我国用于放射治疗的加速器配置严重短缺,尤其是自主研发的加速器不足。蔡建强表示:“我国放射治疗水平在整体上与国际没有太大区别。但目前我国80%—90%的放射治疗加速器还是来自国外,这限制了我国先进放射治疗手段的使用。虽然我国自主研发的加速器设备已逐渐投入应用中,但还没有达到市场推广的程度,所以要加大医用加速器的自主研发力度。”

李晔雄认为,放射治疗新技术的应用也面临着很大挑战。“使用新的放射治疗技术需要有合格的医生能够精确掌握靶区的界定和剂量,还要有合格的物理师来保障治疗计划顺利进行并做好放射治疗的质量控制,然而医院放射治疗科的人才比较缺乏。”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肿瘤患者对放射治疗存在一定认知偏差。”冯晓彬表示,口耳相传中,公众对放射治疗的印象偏负面。

冯晓彬认为,推动我国放射治疗技术的发展,需要将基础人才培养及医院分科模式改革相结合。“人才队伍建设需要从学校教育开始,增设介入放疗专业,招收更多医学物理和肿瘤学专业的学生,同时鼓励学生去海外学习先进设备的使用等。”冯晓彬说。(代小佩)

(责编:乔业琼、杨迪)


相关新闻


##########
<basefont id='VlORF'><s></s></basefont><big id='pJidPh'><del></del></big>
<cite></cite>
<label id='TIPAf'><caption></caption></label><acronym id='skshBvS'><bdo></bdo></acronym>
    <marquee id='eXEW'><u></u></marquee><ol id='GjMedUNa'><tt></tt></ol>
    <dir id='RN'><em></em></dir>
    <base></base>
      <nobr id='uJ'><thead></thead></nobr><blink id='Vt'><nobr></nobr></blink><listing id='UJS'><listing></listing></listing><dfn></dfn>
      <optgroup></optgroup><ins id='Oudj'><i></i></ins><fieldset id='tKZWsS'><big></big></fieldset>
        <tt id='lZon'><dir></dir></tt>